這半年的創業回顧

天才與白痴都是極端值,以鐘形分布來看,大部分的人都落在中間,人們透過教育的系統,世界終於把每個人都變成了"正常人",那些不正常的人就被歸類在天才與白痴兩組。偏偏越是這樣子設計,你的老闆通常也就不是天才就是白癡,然後你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抱怨你的老闆是個白癡,正因為你覺得自己是"正常人"。

"正常人"都不喜歡冒險,他們把自己的人生託付給值得依賴的公司(或政府),所有的交代事項就像Dr.X中,我們只能不斷的"是的"、"遵命",拼命壓抑自己,忍辱負重好讓自己順著正常的模式爬上"正常人"最高的位子(然後頂頭還是個不知道是天才還是白癡的老闆?)。

開始創業這件事,我可能是個瘋子兼白癡,在外商公司的邀請下,我退伍前其實已經準備好直飛馬卡蒂,但我想人生中最重要的兩件事情我不想放棄,一個是當自己的老闆、一個是終身伴侶,兩周的猶豫之後,我決定不加入新加坡的團隊,開始自幹了"來來來數位行銷",我給自己一年來證明我自己可以超過外商的薪資水平,甚至是挖掘自己沒有發現的能力或我自身的缺陷。

如果正常的工作像是本土觀光,我已經划著簡單的木筏前往世界七大奇景的路上

以前聽到人家說追什麼三點半、現金不夠、自己薪水發不出來,好像都很好笑,公司居然會有沒錢的時候,但實際上我在營運的這半年,前幾個月我的收入支出比其實是超支的,單看單月收入是有賺錢,但我簽的都是顧問年約,所以平均攤提下來,單月有可能是出現虧損的,更荒論我某時候會需要預先支出採購的費用,那個褲子口袋勒緊一點也是過去,算下來每個月22K其實是很正常的現象,但我已經感謝天了,因為還有很多在創業苦難的人,22K對他們來說都是奢侈,我常開玩笑地說,如果這趟壯遊失敗了,木筏沒有看到七大奇景,反而沈船了,萬一在哪遇到我時,請記得請我吃飯,至少我那餐就不會餓到了。

馬斯洛的需求跟企業成長其實很像

我現在還在企業的生理需求(生存需求)中,為了求企業的生存,好的、不好的、簡單的、複雜的CASE,透過幾位工程師、設計師的協同合作下,才得以把某些餅吃下來,但吃完了這餐才想著下一餐,這是不長進的企業,邊吃邊想著下一餐這才是常態,PTT很多人可能會對低價接案嗤之以鼻,那是因為嘴砲們沒有真的餓過肚子,如果你就快餓死了,尊嚴這種東西能當飯吃嗎?如果沒尊嚴可以讓公司員工活下去,那我就算是丟臉一點也要下跪承接案子,畢竟自己餓沒關係,但跟你一起努力的人是沒有必要跟你一起吃苦的,甚至是因為他們信任你,就算苦一點也會待在身邊,你還捨得讓這群人挨餓嗎?尊嚴在成功前是不存在的,等你成功了再來跟別人談尊嚴。

人生不是要追求平均值,平均值就像差不多先生一樣,每個人都過著差不多的生活,到最後時間差不多的到,也差不多可以死掉,回顧一生真的就跟別人差不多。我們不是工蟻,人生不是追求無止盡的工作而活,而是追求更好的生活。每個人對更好的生活並不是代表錢要賺多少(對我來說或許需要很多),但一定要找到自己想做的,這才是最重要的,遇到困難的時候,不會想放棄,甚至在困難中還可以用笑臉面對每一天,自然就離成功不遠了,我是這麼期盼著。

地方的SONY需要你的贊助,覺得不錯請順手點廣告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More Stories